当前位置:首页 > 研发管理

回温!互联网史上每次巨变的前夜是什么样子

发布时间:2019-08-13 08:35:57   编辑:it技术学习网   阅读次数:

  还是用最近二十年的技术革命引发的社会巨变来回答,比较有代入感。到目前为止亲历的两场技术大变革,第一个是PC+互联网,在外国这是两件事,在中国属于弯道追赶让两件事情一起发生;第二个是移动互联网。  在这种社会因技术推动而发生巨变的前夜,人身在其中,即使能感觉到巨变的气息,但也很难把握到巨变的奇点在何时何地发生,更多的时候是浑浑噩噩随波逐流而无法将巨变中包含的机会与自己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PC+互联网的前夜  其实在之前的回答中(何明科:男生宿舍发生过哪些「惊为天人」的事?)已经提到了清华学生作为中国在知识和技术最前沿的一拨人,已经充分感受到了互联网讲给大家带来的冲击和影响。一方面要感谢校方和国家给予这帮年轻人足够开放的环境和优越的资源,另一方面也要感恩美国人在前方像灯塔一样的指引,当时化云坊追寻的目标就是1995年由两个斯坦福学生创立的雅虎。

  随着16#楼连上互联网,卡壳的9#也在数月之后联网成功,清华其他各个宿舍楼也找到了技术灯塔和生活明灯,不甘寂寞纷纷倒腾局域网然后连上互联网,其他高校的跟进也不会差上一两年。而高校学子也把买PC装网络的风潮带回了父母家,至少我和周围不少同学,是这样软磨硬泡让父母完成了假期回家也能上网的愿望。作为社会上对新鲜事物和高科技做敏感的一群人,大学生对PC及互联网的推广功不可没,然后实际上当时家庭和办公室装PC联网,已经逐渐成为一种风潮,HP联想戴尔等大品牌的媒体轰炸以及宽带运营商的各种促销活动,也是推波助澜的主力。即便办公室、宿舍和家里没有联网的PC,大街上的网吧也已经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冒头。话说网吧才是共享经济的鼻祖,可惜早生了20年,否则不会沦落到按照PE估值的悲惨地步。  而印象最深刻的是1999年休完暑假回到学校宿舍,一进楼道就听到了“漫山遍野”的蛐蛐叫,还没放下行李,就被室友逼着注册一个叫做OICQ的软件,而它是QQ的前身。免费看腾讯爱奇艺VIP电影:www.avipplayer
  即便被美国这样的科技灯塔在前方指引以及设身处地得感受互联网大潮的来袭,大部分人仍然是浑然其中,很少人将自己的命运及未来与大势联系在一起而顺势而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找工作和准备技能,大部分人依旧奔着当时最热门的各类外企或者咨询投行而去(比如我自己本是一个不错的程序员,羡慕咨询的各种光鲜,毕业后就加入咨询),因此有人放弃腾讯而选择了诺基亚,因此有明星员工不肯离开电信反而让位给其他更普通的电信员工以机会加入腾讯……而即使早期加入这些互联网公司的远见者,很多也是迫不得已。记得听一个斯坦福商学院的校友分享,他在毕业后没有拿到任何一家基金、投行和咨询公司的offer,而这些都是MBA最渴望加入的行业,正当暗自神伤时收到了学校旁边一家名叫Google的小公司的邀请,迫不得已加入成为早期员工并后来成为公司最主要的几个骨干之一。当然,更少人能不仅仅是顺势而为而是在浪潮扑腾搞出更大的浪花,这种人一般是伟大的创业者。  然而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一切显得那么自然,却又找不到奇点出现的半点痕迹。  移动互联网的前夜  当2007年iPhone上市大卖,拥趸无数,然而即使是粉丝,一开始更多的是为iPhone的外形及炫酷的交互所征服,没人想到这是移动互联网的开始以及将以摧枯拉朽之势颠覆诺基亚。此时Nokia E71系列也是当红炸子鸡,另外还有被职场精英们念念不忘的黑莓。  2010年前后,和两个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A与B喝酒聊天,A的公司当时只有PC端的网站和手机WAP站点,准备开发App,但是他一反常态,准备放弃当时占手机主流的Symbian,而只开发iOS和Android版本。而B的公司当时已经有了不错的在Symbian上的手机客户端产品,并且在技术上有一定壁垒,还获得了中国移动的官方推荐和认可。B嘲笑A太前卫,Nokia虽然在衰落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仍有几年的窗口期,而他自己仍然准备聚焦在多个版本并立的Symbian中继续寻找机会,并加深和中国移动的各项合作。后面的大趋势也不可逆转,诺基亚以超过人类想象的速度衰亡,而中国移动因为数据业务和增值业务的各种问题不断整顿,给生态链中的合作方带来无数的痛苦和欠账。A成功带领公司上市并成为一方大佬,B在当时的公司失败后又开始第二次创业。  关于这样的创业者故事还有很多,那时候App还只叫手机客户端,最热门的有UC、大头、Pinco和PICA等等。回头看,大家在Symbian时代苦熬了这么多年都趋近于零,到了iOS和Android代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才有新机会,然而能熬到新时代的几乎只有UC。如同上面提到的B,其他的创业者大都是转型慢了或者没有熬过漫长而黑暗的功能手机的中世纪。  下图是手机大头的Logo及主交互界面,那个时候的手机大头同样是以聚合各类新闻、内容以及各类功能作为主打卖点,活脱脱的一个移动OS架构。大头后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后来了。
  下图是基于Symbian的PICA,主打聊天。PICA还好,最终被中软国际收购。不过多年后遇到其CEO,感叹道:我们当年的梦想就是要做5年后微信要做的事情,只是时间点不对。
  那时候其实不少人已经认识到移动互联网将引领新时代,但是如同PC互联的时代一样,真正能践行之并将自己的命运和未来与新时代结合的人少之又少,即使是最有眼光和嗅觉的投资人。那个时候已经有不少投资人对内对外号称要在移动互联网下重注,并且奔波于各类高峰论坛,然而他们还固执地使用Nokia E71/E72或者Blackberry,并坚信iPhone或者GPhone无法达到手中神机的方便程度。
  而知行合一最坚决的基金恐怕是经纬,扫街战术一般得盯住App Store和各类Market,卡住每个应用细分领域把领头羊App基本都投了一遍。  至于后来发生的移动电子商务以及移动支付,感觉就像做梦一样,瞬间就发生了,好像断片儿清醒的那一刻。大家在2014年春节还嘲笑滴滴快的当傻瓜送钱然后拼命薅羊毛,数月之后大街小巷的商铺都在开始使用二维码付款了,而到了2015年,连街边的煎饼果子店和水果卡车都开始可以使用二维码支付。再后来就是各种上门服务、外卖、单车共享……生活似乎真的可以不出门就可以生活,而出门就只要带手机和钥匙足以。

  回顾这两个时代,新技术引发的社会巨变,将以更快的速度发生而让人更难以察觉。一来是因为技术和产品的传播速度远胜于之前,二来从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始,中国在许多方面已经和美国并驾齐驱甚至是引领整个世界(比如:移动支付、O2O和各种真伪共享经济),我们在前面已经看不到领跑者。即使我们察觉到了,对我们大多数凡夫俗子而言也是然并卵,因为总缺乏那个敏感度和勇气把巨变的进程以及其中的机会与自己的未来结合在一起,更多的时候只是生活在梦中,醒来一看世界已经变了,而自己什么都没做,甚至连点点按钮就能完成的股票都没有买。

\

本文链接:回温!互联网史上每次巨变的前夜是什么样子

友情链接: 心经结缘 大悲咒 大悲咒功德
网站地图
it技术学习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3316号